今天是2021年02月27日,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伍氏来源

《伍氏历史研究》湫城,史海钩沉

时间:2021-01-14 来源:中华伍氏网文化部 | 伍伟潮 编辑:伍千山 浏览数:337 评论数:0

湫城,曾经是三水流经的湫地,曾经是楚国的郊郢,也曾经是楚国的国都,也曾经是伍参采邑。

为什么现在叫洋梓镇呢?

我们的祖先,伍参为什么能够以功食采于湫?

伍参为什么斗胆谏庄王,“君且逃臣,社稷何”?

伍举,为什么又名湫举?

楚康王为什么以“实送之”,收回湫举的湫城封邑呢?



这各个不同年代所发生的事情,又在同一个地方发生,巧遇?巧合?巧妙?巧遇巧合巧妙的万分神奇!

下面,让我们史海钩沉,湫,湫城。

湫,地处湖北大洪山之西,因汉水、枝水、滶水,三水流经此而堆积的湫地。

远古夏商为荆之域,西周为鄀国权国间之地,春秋,楚武王在荆建都郢,湫,为郢都郊地。公元前701年,《左传•桓公十一年》记载:“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御四邑。“顾栋高云:郊郢,“今安陆府钟祥县郢州故城是其地也。”

湫城,最早最原始记载于《左传》,起因是,公元前676年鲁庄公十八年,巴国人背叛楚国而进攻楚国的那处,加以占领,又攻打楚国都城的城门。楚阎敖在涌水里游泳逃走,楚文王杀了阎敖,他的族人作乱。冬季,巴国人因此进攻楚国。

楚国正处于外侵内乱之时。

公元前675年鲁庄公十九年,《左传》记载:“十九年春,楚子御之,大败于津。还,鬻拳弗纳。遂伐黄,败黄师于踖陵。还,及湫,有疾。夏六月庚申卒,鬻拳葬诸夕室,亦自杀也,而葬于絰。”湫,杜预注:“南郡鄀县东南有湫城。”楚文王“还,及湫。”是《楚居》记载楚文王所建立的国都湫郢。

这里,记载了一个特别有趣的故事:鬻拳弗纳。

当初,鬻拳坚决劝谏楚文王,楚文王不听从。十九年春季,楚文王发兵抵御巴军,在津地被巴军打得大败。回国,鬻拳不开城门接纳,楚文王就转而进攻黄国,在踖陵打败了黄国的军队。楚文王回国,到达湫城时得了病。夏季,六月十五日,楚文王死去。鬻拳把他安葬在夕室,然后自己也自杀身亡,死后被安葬在文王地下宫殿的前院里。

无独有偶,发生于公元前597年,《鲁宣公十二年》的泌之战,孙叔敖也“弗纳”,亦俱异曲同工之妙。

《左传•宣公十二年》记载:“楚子北师次于郔,沈尹将中军,子重将左,子反将右,将饮马于河而归。闻晋师既济,王欲还,嬖人伍参欲战。令尹孙叔敖弗欲,曰:「昔岁入陈,今兹入郑,不无事矣。战而不捷,参之肉其足食乎?」参曰:「若事之捷,孙叔为无谋矣。不捷,参之肉将在晋军,可得食乎?」令尹南辕反旆,伍参言于王曰:「晋之从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縠刚愎不仁,未肯用命。其三帅者专行不获,听而无上,众谁适从?此行也,晋师必败。且君而逃臣,若社稷何?」王病之,告令尹,改乘辕而北之,次于管以待之。”

鬻拳、伍参,曾同是湫城的御者,年代不同,但为社稷江山,同俱舍得一身剐的精神与品质。

伍参为什么能够斗胆,“参之肉将在晋军”?“君且逃臣,社稷何”?原来是有先例有传承的。

依椐《古今姓氏書辯證》、《吴山伍公庙志》、《通志、氏族略》、《楚宝》、《梅村集》、《国朝文徵》等的记载:伍参食采于椒,又名“湫”。

伍参食采于湫,“春秋為鄢郢名都晉為石城重鎮近扼襄鄧逺控黄鄂漢水瀕其西浸匯如襟帶歴潛沔入大江。”控四邑而扼楚咽喉,实楚之京畿重地。

公元前547年,《左传襄公二十六年》记载:“初,楚伍参与蔡太师子朝友,其子伍举与声子相善也。伍举娶于王子牟,王子牟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举实送之。」伍举奔郑,将遂奔晋----今在晋矣。晋人将与之县,以比叔向。彼若谋害楚国,岂不为患?」子木惧,言诸王,益其禄爵而复之。声子使椒鸣逆之。”

楚康王为什么以楚人曰:“伍举实送之。”怀疑楚才伍举呢?

原因是,王不安,“国多宠而王弱。”

伍举食邑于湫。王早就不安了。

早在《左传襄公二十二年》:“楚观起有宠于令尹子南,未益禄,而有马数十乘。楚人患之,”“王遂杀子南于朝,轘观起于四竟。”“复使薳子冯为令尹,公子齮为司马。屈建为莫敖。有宠于薳子者八人,皆无禄而多马。---辞八人者,而后王安之。”

岁月,是一条永远不会停止奔流的河,所有人与事物,都被它裹挟着向前,安放于浩瀚的史海,万千年来,滚滚东流,将风流人物,浪淘尽,沉沙折戟。

岁月如歌,斗转星移,似水流年,二千多年来,湫,湫邑、湫城,早被遗忘,被尘封了,山河依旧在,南郡鄀县东南有湫城却如大海的沙,浪淘尽,楚地茫茫,去那寻得一鳞半爪?

史海钩沉,几番浸润岁月,却抓得几条稻草:

郦道元《水经注·沔水》载:“沔水又东,敖水注之。水出新市县东北,又西南迳大阳山,西南流径新市县北,又西南而右合枝水,水出大洪山而西南流,迳襄阳鄀县界西南,迳湫城东南,左注敖水。敖水又西南流注于沔,是曰敖口。”

《姓苑》记载:“椒氏,楚伍参之后,戓为伍氏,戓为椒氏。

《通志、卷九十二》记载:“伍舉者伍參之子也其先食采於椒亦曰椒舉。”

奉敕《清一统志》记载:“庄公十九年“楚子伐黄还及湫,南郡鄀县东南有湫城。(左传及杜注)枝水西南流经湫城东南(水经注)。”

高士奇《春秋地名攷畧》记载:“湫,庄十九年楚子伐黄还及湫有疾杜注南郡鄀县东南有湫城。臣谨按今宜城县西南有鄀城湫城在其地楚灵王时为伍举采邑国语有湫举子湫鸣韦昭曰湫楚邑。”

张澍《姓氏寻源》记载;“湫氏:见《姓苑》澍按:当为楚湫举之后,湫举即椒举,古湫、椒字通。《左传》还及湫。杜注:南郡鄀县东有湫城,即今宜城县之地,当是楚封伍举于湫,因谓之湫举,如郤至食温,谓之温季也。”

杨伯峻先生《春秋左传注》第211页指出湫在今钟祥县北宜城县东南的大洪山西侧,“楚灵王时为伍举采邑”。

近代《中国历史大辞典》解释湫:“春秋楚邑。在今湖北钟祥市北。《左传》庄公十九年:楚子伐黄,‘还,及湫,有疾,’即此。”

综合以上史册文书记载得知:大洪山西侧的湫,古地名,位于今钟祥市北15公里的洋梓镇,洋梓,因盛产乌桕树,其籽可榨油作点灯之用,远销汉口等地,名为梓油。洋者广也,故有洋梓之名,后来形成集市后为洋梓市。清光绪二十年设立洋梓镇。是湖北钟祥市郊的一个镇。

湫城,还有湫邑,伍氏祖先伍参、伍举,曾食邑于此。

清华简面世,才知道湫城,不单是楚国的郊郢,而且是楚国的都郢。

古湫城,更加增添夺目光彩,更进一步掀起神秘的面纱。


中华伍氏网文化部 | 伍伟潮

2021-01-08


  • 微信

    微信扫码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或视频来源于宗亲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改或删除,其他网站原创类内容一切版权归中华伍氏网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站,并注明来源,谢谢配合。

    文章评论

    还可以输入120字

    请登录后评论,立即 登录注册

    • {{item.userName}}:{{item.contents}}

      {{item.add_time}} 回复{{item.commentCount}} {{item.praiseCount}}

      • {{p.userName}} {{p.replyUser !=""?"回复"+p.replyUser:""}}:{{p.replyContent}}

        {{p.add_time}} 回复 {{p.praiseCount}}

    点击查看更多

    Copyright 2005-2019 版权所有:中华伍氏网 盗版必究 总法律顾问:伍伟良 备案号:粤ICP备19015942号 技术支持:鼎硕科技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