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9月23日,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伍氏来源

嬖人伍参析疑

时间:2020-06-09 来源:伍伟潮 | 广州 编辑:文化部 浏览数:824 评论数:1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748.jpg

嬖人,一指比较宠幸、身份卑微的侧室。一指皇帝或国王所偏爱的人。或同“嬖臣”君主宠幸的臣子。《春秋左传正义》隐公三年记载:“‘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嬖,亲幸也。○吁,混于反。嬖,必计反。贱而得幸曰嬖。杜预注:嬖,亲幸也。”陆德明《释文》:“嬖,必计反。贱而得幸曰嬖。”《国语郑语》注:“以邪僻取爱曰嬖。”《谥法》云:“贱而得幸曰嬖。”《说文》从女,辟声。本义是宠爱。《广雅》:“嬖,亲也。”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753.jpg

嬖人伍参,始见于《左传》《左传宣公十二年》记载:“楚子北师次于郔,沈尹将中军,子重将左,子反将右,将饮马于河而归。闻晋师既济,王欲还,嬖人伍参欲战。令尹孙叔敖弗欲,曰:「昔岁入陈,今兹入郑,不无事矣。战而不捷,参之肉其足食乎?」参曰:「若事之捷,孙叔为无谋矣。不捷,参之肉将在晋军,可得食乎?」令尹南辕反旆,伍参言于王曰:「晋之从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縠刚愎不仁,未肯用命。其三帅者专行不获,听而无上,众谁适从?此行也,晋师必败。且君而逃臣,若社稷何?」王病之,告令尹,改乘辕而北之,次于管以待之。”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756.jpg

《左传宣公十二年》记载中可得知,伍参是楚庄王的嬖人。《春秋左传正义》是这样解译的:“参,伍奢之祖父。○嬖,必计反;徐,甫诣反;《字林》,方豉反。参,七南反。”我水平低,不解其意,若按上述嬖人的解释,伍参是亲幸、贱而得幸的嬖人一类。正因如此,伍参被贴上贱而得幸的嬖人历史标志,邲之战的主谋者被蒙上灰色,除《世本》、《汉书》等书之外,伍参成为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或一个贬义的人物,“从《左传宣公十二年》孙叔敖讥讽伍参的语气来看,其地位未必高。”经过对照《左传》分析和有关文书记载祛疑,对“嬖人伍参”“孙叔敖讥讽伍参的语气”“其地位未必高”的观点,值得再商榷,值得再析疑。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758.jpg

《一》“嬖人”伍参

伍参是春秋时期的一位传奇人物,以其嬖人”在邲之战中起关键作用而闻名于世。“嬖人”,二千多年来世人的观点,褒小贬多,《谥法》曰:“贱而得幸曰嬖。”

《国语·郑语》注:“以邪僻取爱曰嬖。”杜注:嬖,亲幸也。

通常,“嬖人是一个专有名词,指的是佞幸、嬖臣等取得君主的宠幸;一般指官僚士大夫的宠幸。又有认为同性恋即嬖人”。

关于“嬖人”,荀子有独到的见解,而且,对邲之战有精细深入的研究发掘和总结。荀子指出;靠一个君主不能治理一个国家,靠一班大臣不能治理一个国家,还要靠君主身边的便嬖,这些嬖人”不但是君主的手足耳目,并且是君主的智囊。荀子同时指出,这些人叫做治国的工具。《荀子·君道》记载:“故人主无便嬖左右足信者,谓之暗,无卿相辅佐足任者谓之独。”

关于“嬖人”,周武王称之为“股肱羽翼”,姜太公称之为“心腹”;或称之为“耳目”“爪牙”。

《六韬龙韬王翼》记载:“太公曰:“腹心一人,主赞谋应卒,揆天消变,总揽计谋,保全民命;”

《国语·越语上》云:“夫虽无四方之忧,然谋臣与爪牙之士,不可不养而择也。”

纵观历代的君主,都有自己的“嬖人(心腹耳目),这里所指是或以内阁”、军师”、幕僚””爪牙“等身份,为自己的“主人”出谋划策,排忧解难,以致冲锋陷阵、以死作注、以死作谏、以死报恩。

邲之战战前,战与不战,晋、楚两军首领各有考量,各有不想战的,楚庄王闻晋师渡过黄河,“王欲还”。令尹孙叔敖“南辕反旆”,楚国将左军的庄王之弟子重、令尹孙叔敖为首的反战派与嬖人伍参为首的主战派对峙,“伍参言于王”,得到楚庄王的信任,才有邲之战。楚庄王之弟左尹子重和令尹孙叔敖这样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物不想干,阻止不到楚庄王的英明决定。伍参言于王,《左传》毫不掩饰伍参与楚庄王的亲信程度。毫不掩饰伍参就是楚庄王的嬖人、心腹、耳目。是楚庄王的谋臣、“内阁”。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802.jpg

《二》孙叔敖讥讽伍参的语气

语气,是指具体思想感情支配下具体语句的声音形式。语句中所包含的是非、爱憎方面不同程度的区别,也叫做分寸、火候。语气的色彩和分量是语句的灵魂。

讥讽,指用旁敲侧击或尖刻的话挖苦、指摘或嘲笑言行;亦称“嘲讽”。

试分析“昔岁入陈,今兹入郑,不无事矣。战而不捷,参之肉其足食乎?”单以词解意,的确是有“旁敲侧击或尖刻的话挖苦、指摘或嘲笑言行”。讥讽,用词正确。

不过,古人另有说法,同出自左丘明之笔,《国语·晋语》名叫“齐姜与子犯谋遣重耳”。《国语·晋语》记载:“姜与子犯谋,醉而载之以行。醒,以戈逐子犯,曰:“若无所济,吾食舅氏之肉,其知餍!”舅犯走,且对曰:“若无所济,余未知死所,谁能与豺狼争食?若克有成,公子无亦晋之柔嘉,是以甘食。偃之肉腥臊,将焉用之?”遂行。”傅玄《傅子》解释是:“重耳恋齐女而欲食狐偃,叔敖怒楚师而欲食伍参,贤哲之忿,犹欲啖人。”

忿,本意是指心绪散乱,忿即忿怒。关于这方面的叙述,还有孔融,不多举例。古人认为这是“贤哲之忿,犹欲啖人。”

语言是社会组织的产物,也是时代的特色的产物,是跟着社会发展的进程而演变的,所以应该看作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和个人文化质素的修为。

如果说这是讥讽,那伍参是否反讥讽?“参曰:‘若事之捷,孙叔为无谋矣’。其实,伍参也真是“牛”到底,毫无示弱,针锋相对,以牙还牙。令尹“南辕反旆”至“改乘辕而北”。

由上可知,观点、思想、角度、水平不同,看问题的方式方法也不同。

历史,成为一面镜子,“参之肉其足食乎?”成为经典故事被记载在《太平御览》《傅子》《金楼子》等书里。《足食》成为典故。《国榷》云:“误国如此,督师之肉,其足食乎?”而《孙叔无谋》成为唐诗典故和历史典故。《无谋》成为成语。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806.jpg

《三》其地位未必高

未必的原意是指不一定、可能的意思;既然不一定、可能,我们来个“打破砂锅问到底”,问出个高不高的究竟来。

《左传》人物称谓,十分逼真严慎,成为一个标准,成为古代官场学者的重要必学课程和研究课题。

称谓具有显示个人身份、区别尊卑亲疏的社会功用。即便是相同的称谓,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所代表的涵义也有所差别。

以孙叔敖为例,在《左传》中称谓:蒍敖、令尹孙叔敖、孙叔、令尹,分别显示个人身份、区别尊卑亲疏,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所代表的涵义有所差别

又以伍参为例,在《左传》中称谓:嬖人伍参伍参、参、楚伍参。尤以令尹孙叔敖对庄王嬖人伍参显示区别尊卑亲疏个人身份;

以参、孙叔,一个名,一个字,显示区别习惯称谓、平等平辈称谓;

以蒍敖、伍参、孙叔敖、令尹、楚伍参,显示区别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所代表的涵义有所差别。

《左传》极善描写战争,全书共记录战争492起,记录详细著名的战争有14次,即:繻葛之战、长勺之战、泓水之战、假途灭虢之战、崤之战、城濮之战邲之战、鞌之战、麻隧之战、鄢陵之战、鸡父之战、柏举之战、越灭吴之战、晋阳之战等战争。

而其中的邲之战,春秋十大著名经典战争之一,《左传》描写邲之战,匠心独运,一改已往传统战争题材写法,因果逻辑见微知著。

以荀林父先縠伍参孙叔敖等人物对话表达战争背景;

以“求成”迷惑和探视对手;

以“致师”人物对话与形象表达楚将士的战斗意志;

以“王乘左广以逐赵旃”,身先士卒,刻画楚庄王之庄;

舟中之指可匊”来表示战败自相厮杀的惨烈场面,细节一笔一画描写,窥一斑而知全豹。

邲之战中,楚庄王御驾亲征,统帅三军,还有令尹孙叔敖楚庄王的心腹伍参、中军元帅虞邱、将左军的左尹楚庄王之弟子重、将右军的司马楚庄王之弟子侧、掌百工之官工尹齐、连尹襄老、公子谷臣,大夫、左广将、右广将屈荡、潘党、乐伯、养繇基、许伯、熊负羁、许偃等战将,可以说,除监国外,几乎倾巢而出。

《左传·襄公十五年》记载:“楚公子午为令尹,公子罢戎为右尹,蔿子冯为大司马,屈到为莫敖,公子追舒为箴尹,屈荡为连尹,养由基为宫廐尹,以靖国人。”

邲之战时期“官人,国之急也。能官人,则民无觎心”的人物可数:令尹孙叔敖、嬖人伍参、中军将虞丘、左尹子重、右司马子侧、工尹齐、连尹襄老,留守监国的。

由上可知,邲之战,“以靖国人”的人物,基本清淅。

为什么要列入嬖人伍参?是左丘明列入的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809.jpg

《新序.杂事二》记载:楚庄王问孙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为国是也。”孙叔敖曰:“国之有是,众非之所恶也。臣恐王之不能定也。”王曰:“不定独在君乎?亦在臣乎?”孙叔敖曰:“国君骄士曰:‘士非我无逌富贵。’士骄君曰:‘国非士无逌安强。’人君或失国而不悟,士或至饥寒而不进,君臣不合,国是无逌定矣。夏桀殷纣,不定国是,而以合其取舍者为是,以不合其取舍者为非,故致亡而不知。”庄王曰:“善哉!愿相国与诸侯士大夫共定国是,寡人岂敢以褊国骄士民哉!”

《左传·成公十三年》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言简意赅。

邲之战,参与‘国是’的决策,有伍参的发言权,可以初步认为,伍参其地位不会低于“以靖国人”的人物之下。

《左传》极善刻画人物,通过叙事中人物的行动、对话细节描写渲染,构成了人物的心理、品质、性格、修为、目的的特质暗示动机取向,来影响读者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和形象

邲之战前战与不战,楚国一方人物的刻画,是通过伍参、孙叔敖,在叙事中人物的行动、对话细节描写渲染,来影响读者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和形象的。举例,《左传·宣公十二年》:“楚师围郑,许之平。潘尪入盟,子良出质。夏六月晋师救郑。”荀林父与士会此时有一个叙事,士会说:“蒍敖為宰,擇楚國之令典;軍行,右轅,左追蓐,前茅慮無,中權,後勁,百官象物而動,軍政不戒而備,能用典矣。”

士会,公元前632年,晋、楚争霸,战于城濮,是役,士会代舟之侨为戎右将军,其名始入《春秋》。公元前601年,士会将上军,为晋六卿。撰有“范武子之法”,是晋国杰出的军事家。士会如此评论、赞誉孙叔敖,不难看出,孙叔敖有谋划,懂兵法,能用典。

微信图片_20200609153812.jpg

伍参凭什么说孙叔敖无谋呢?

一个“嬖人”,一个令尹,一个被注疏为贱而得幸的人;一个有谋划,懂兵法,能用典的楚令尹;从《左传》中可以看出极善刻画人物,产生强烈对比、强烈冲击的视觉效果。

伍参凭什么说孙叔敖无谋呢?关键是战事的捷与不捷。孙叔敖的观点是:“昔岁入陈,今兹入郑,不无事矣。”

伍参的观点是:“晋之从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谷刚愎不仁,未肯用命,其三帅者,专行不获,听而无上,众谁适从?”

孙叔敖是否无谋,与本文主题关系不大,不作分析

伍参通过勘验,知己知彼,切中晋师命门,“兵胜之术,密察敌人之机而速乘其利,复疾击其不意。”成为之后兵法的主要要素。

发生于公元前597年的邲之战,荀子《荀子·议兵》概栝为五权六术。《荀子·议兵》记载:“知莫大乎弃疑,行莫大乎无过,事莫大乎无悔。事至无悔而止矣,成不可必也。故制号政令欲严以威,庆赏刑罚欲必以信,处舍收臧欲周以固,徙举进退欲安以重,欲疾以速;窥敌观变欲潜以深,欲伍以参;遇敌决战必道吾所明,无道吾所疑。夫是之谓六术。无欲将而恶废,无急胜而忘败,无咸内而轻外,无见其利而不顾其害,凡虑事欲孰而用财欲泰。夫是之谓五权。”《武经总耍》注:“徒举进退,欲安以重,欲疾以速(静则安重,而不为轻举,重则疾速,而不失机权);窥敌观变,欲潜以深,欲伍以参(谓使间谋观敌,欲潜隐深入也。伍参犹错杂也,使间谍或参之,或伍之于敌之间,而尽知其事);遇敌决战,必道吾所明,无道吾所疑(道言行也)。”

吕祖谦言:“看《左传》须看一代之所以升降,一国之所以盛衰,一君之所以治乱,一人之所以变迁。”

邲之战,春秋十大著名经典战争之一,是一次知己知彼,因地制宜,抓住战机,灵活用兵,以情报与谋略配合作战、击其无备,出奇制胜的战例。也是一次以小胜大、以弱胜强、设伏诱敌、乘势打击的突出战例。更是史书首次记载战争用间,战争用诈,声东击西,虚虚实实,宣传策动心理战例。其战略战术与以往战争完全不同,区别有:迷惑敌方;分化瓦解敌方;晦日出战;夺心之术;先击弱方;利用水战。

邲之战使楚庄王奠定了中原霸业,由此证明了伍参对事物有超人的洞察力。楚庄王称霸,伍参勋功至伟,是唯一在邲之战中胙之土命之氏”的人物,“及其得之也,必有忠信之心间之。度于天地而顺于时动,和于民神而仪于物则,故高朗令终,显融昭明,命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按文献书籍记载,“伍参以邲之役食采于椒(湫)。”楚之郊郢,扼楚京畿之重地,控四邑之要塞。伍参,实楚庄王得力信赖之“嬖人”。

楚庄王将郊郢湫,这个都郢的京畿卫戌重地封给伍参,这个地位和信任程度也可以从庄王封邑反映出来。

综上所述,《左传》楚庄王嬖人伍参,俱褒义;用讥讽来形容孙叔敖的表述,不如古人明智理性;从伍参可参与国是和封邑于楚之郊郢京畿之重地来看,伍参其地位不会低于“以靖国人”的人物之下。

  • 微信

    微信扫码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或视频来源于宗亲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改或删除,其他网站原创类内容一切版权归中华伍氏网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站,并注明来源,谢谢配合。

    文章评论

    还可以输入120字

    请登录后评论,立即 登录注册

    • {{item.userName}}:{{item.contents}}

      {{item.add_time}} 回复{{item.commentCount}} {{item.praiseCount}}

      • {{p.userName}} {{p.replyUser !=""?"回复"+p.replyUser:""}}:{{p.replyContent}}

        {{p.add_time}} 回复 {{p.praiseCount}}

    点击查看更多

    Copyright 2005-2019 版权所有:中华伍氏网 盗版必究 总法律顾问:伍伟良 备案号:粤ICP备19015942号-1 技术支持:鼎硕科技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