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01日,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伍子胥专栏

伍子胥兵法

时间:2020-08-02 来源:中华伍氏网 编辑:伍千山 浏览数:523 评论数:0

《盖庐》,又名《伍子胥兵法》于1983年12月,在湖北省江陵县张家山江陵砖瓦厂内出土,也称第247号汉墓。《盖庐》有竹简55枚,全书共9篇,原文2093个字。原文加标点符号共有各种字符3045个。墓主在西汉吕后2年(公元前186年)左右去世。其是一名低级官吏,通晓法律,能计算,好医术,导引。随葬各种古书著作,全部竹简1236枚,《盖庐》在其中。据出土历谱记录,年限为自汉高祖5年(公元前202年)至吕后2年(公元前186年)间。《伍子胥兵法》距今已2100多年。竹简从1984 年整理,2001年完成出版。《伍子胥兵法》由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陈宇2003年破解完成问世。并对伍子胥与孙武二人兵法进行了对比研究,对兵法产生社会背景,战争环境作了述评。


盖庐一部很有价值的兵书。其中的盖庐即吴王阖闾、申胥为伍子胥。《汉书·艺文志》分兵家为四:兵权谋、兵形势、兵阴阳、兵技巧。“五子胥十篇”,则《盖庐》无疑属于兵技巧一派,也是现存能见到的最早的兵技巧著作。从《左传》等典籍来看,伍子胥,即使不是兵技巧家的始祖,至少也是重要的代表人物。


兵法内容:

(一)
  盖庐问申胥曰:“凡有天下,何毁何举,何上何下?治民之道,何慎何守?使民之方,何短何长?循天之则,何去何服?行地之德,何范何极?用兵之极何服?”
  申胥曰:“凡有天下,无道则毁,有道则举;行义则上,废义则下。治民之道,食为大葆,刑罚为末,德正政为首。
  使民之方,安之则昌,危之则亡,利之则富,害之有殃。循天之时,逆之有祸,顺之有福。行地之德,得时则岁年熟,百姓饱食;失时则危其国家,倾其社稷。
  凡用兵之谋,必得天时,王名可成,妖孽不来,凤鸟下之,无有疾灾,蛮夷宾服,国无盗贼,贤悫则起,暴乱皆伏,此谓顺天之时。黄帝之征天下也,太上用意,其次用色,其次用德,其下用兵革,而天下人民、禽兽皆服。建势四辅,及彼太极,行彼四时,环彼五德。日为地[上徼下纟],月为天则,以治下民,及破不服。其法曰:天为父,地为母,参辰为纲,列星为纪,维斗为击,转橦更始。苍苍上天,其央安在?洋洋下之,孰知其始?央之所至,孰知其止?天之所夺,孰知其已?祸之所发,孰智知其起?福之所至,孰智知而喜?东方为左,西方为右,南方为表,北方为里,此谓顺天之道。乱为破亡,治为人长久。”

(二)
  盖庐曰:“何谓天之时?”
  申胥曰:“九野为兵,九州为粮,四时五行,以更相攻。天地为方圜,水火为阴阳,日月为刑德,立为四时,分为五行,顺者王,逆者亡,此天之时也。”

(三)
  盖庐曰:“凡军之举,何处何去?”
  申胥曰:“军之道,冬军军于高者,夏军军于埤者,此其胜也。当陵而军,命曰申固;背陵而军,命曰乘势;前陵而军,命曰笵光;右陵而军,命曰大武;左陵而军,命曰清施。背水而军,命曰绝纪;前水而军,命曰增固;右水而军,命曰大顷;左水而军,命曰顺行。军恐疏遂,军恐进舍,有前十里,毋后十步。此军之法也。”

(四)
  盖庐曰:“凡战之道,何如而顺,何如而逆;何如而进,何如而却?”
  申胥曰:“凡战之道,冬战从高者击之,夏战从卑者击之,此其胜也!
  其时曰:黄麦可以战,白冬可以战,德在土、木、在金可以战;昼背日、夜背月可以战,是谓用天之八时。左太岁、右五行可以战;前赤鸟、后背天鼓可以战,左青龙、右白虎可以战,招摇在上、大陈其后可以战,壹左壹右、壹逆再背可以战,是谓顺天之时。鼓于阴以攻其耳,阵于阳以观其耳,目异章惑以非其阵,毋要堤堤之期,毋击堂堂之陈,毋攻逢逢之气,是谓战有七术。
  太白入月、荧惑入月可以战,日月并食可以战,是谓从天四殃,以战必庆。
  丙午、丁未可以西向战,壬子、癸亥可以南向战,庚申、辛酉可以东向战,戊辰、己巳可以北向战,是谓日有八胜。
  彼兴之以金,吾击之以火;彼兴以火,吾击之以水;彼兴以水,吾击之以土;彼兴之以土,吾击之以木;彼兴以木,吾击之以金。此用五行胜也。
  春击其右,夏击其里,秋击其左,冬击其表,此谓背生击死,此四时胜也。”

(五)
  盖庐曰:“凡攻之道,何如而喜,何如而有咎?”
  申胥曰:“凡攻之道,德义是守,星辰日月,更胜为右。四时五行,周而更始。大白金也,秋金强,可以攻木;岁星木【也,春木】强,可以攻土;填星土也,六月土强,可以攻水;相星水也,冬水强,可以攻火;荧惑火也,四月火强,可以攻金。此用五行之道也。
  【秋】生阳也,木死阴也,秋可以攻其左;春生阳也,金死阴也,春可以攻其右;冬生阳也,火死阴也,冬可以攻其表;夏生阳也,水死阴也,夏可以攻其里。此用四时之道也。地橦八日,日橦八日,日舀十二日,皆可以攻,此用日月之道也。”
  (六)
  盖庐曰:“攻军回众,何去何就?何如而喜,何如而凶?”
  申胥曰:“凡攻军回众之道,相其前后,与其进退。慎其尘埃,与其緂气。日望其气,夕望其埃,清以如云者,未可军也。埃气乱孪,浊以高远者,其中有动志,戒以须之,不去且来。有军于外,甚风甚雨,道留于野,粮少卒饥,毋以食马者,攻之。甚寒甚暑,军数进舍,卒有劳苦,道则辽远,粮食绝者,攻之。军少则恐,众则乱,舍于易,毋后援者,攻之。军众则眛,将争以乖者,攻之。
  军老而不治,将少以疑者,攻之。
  道远日暮,疾行不舍者,攻之。
  军急以却,甚雨甚风,众有惧心者,攻之。
  军少以恐,不□□不动,欲后不敢者,攻之。
  此十者,攻军之道也。”
  (七) 
  盖庐曰:“凡击敌人,何前何后,何取何予?”
  申胥曰:“凡击敌人,必以其始至,马牛未食,卒毋行次,前垒未固,后人未舍,徒卒饥恐,我则疾[口虖](呼),从而击之,可尽其处。
  敌人待我以戒,吾待之以怠;彼欲击我,我其不能;彼则数出,有躁气,我有静志,起而击之,可使毋兹。敌人陈以实,吾禺以希;彼有乐志,我示以悲;彼有胜意,我善待、我伏待之;敌人易我,我乃疾击之。敌人向我以心,吾以胠遇之;彼易胜我,我以诱之,敌人逐北,我伏须之。彼人阵以实,吾遇以虚;彼有乐志,吾示以悲;彼有胜意,我善待之,可使毋归。敌人来进,吾与相诱,数出其众,予之小利,合则去北,毋使多至,敌人逐北,必毋行次,彼有胜虑,我还击之,彼必不虞,从而触之,可使毋去。敌人来阵,我勿用却,日且暮,我则不出,彼必去,将有还志,卒有归虑,从而击之,可使毋顾。敌人出虏,毋迎其斥,彼为战气,我戒不斗,卒虏则重,众还不恐,将去不戒,前者已入,后有至意,从而击之,可使必北。我警皮彼怠,何为弗衰!敌人且归,我勿用追,使之半入,后者则摇,众有惧心,我则疾噪,从而击之,可使毋到。两敌相当,我则必定,彼有胜志,我击其后,走者不复,□□□就,彼则失材,开而击之,可使甚病。
  敌人进舍,天气甚暑,多肠辟者,我徇彼病,何为弗胜!
  此十者,战【之道】也。」
  (八)
  盖庐曰:“天之生民,无有恒亲,相利则吉,相害则灭。吾欲杀其害民者,若何?”
  申胥曰:“贵而毋义,富而不施者,攻之。
  不孝父兄,不敬长傁者,攻之。
  不慈[禾犀]悌,不入伦雉者,攻之。
  商贩贾市,约价强买不已者,攻之。
  居里不正直,强而不听□正,出入不请者,攻之。
  公耳公孙,与耳□门,暴骜不邻者,攻之。
  为吏不直,狂枉法式,留难必得者,攻之。
  不喜田作,出入甚客者,攻之。
  常以夺人,众以无亲,喜反人者,攻之。
  此十者,救民道也。”

(九)
  盖庐曰:“以德【攻何如】?”
  【申胥曰】:“以德攻者:
  其毋德者,自置为君,自立为王者,攻之。
  暴而无亲,贪而不仁者,攻之。
  赋敛重,强夺人者,攻之。
  刑政危,使民苛者,攻之。
  缓令而急征,使务胜者,攻之。
  外有虎狼之心,内有盗贼之智者,攻之。
  暴乱毋亲而喜相诖者,攻之。
  众劳卒罢,虑众患多者,攻之。
  中空守疏而无亲□□者,攻之。
  群臣申,三日用暴兵者,攻之。
  地大而无守备,城众而无合者,攻之。
  国□室毋度,名其台榭,重其征赋者,攻之。
  国大而德衰,天旱【而】数饥者,攻之。

注:其中括号内为缺字。


  • 微信

    微信扫码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或视频来源于宗亲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改或删除,其他网站原创类内容一切版权归中华伍氏网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站,并注明来源,谢谢配合。

    文章评论

    还可以输入120字

    请登录后评论,立即 登录注册

    • {{item.userName}}:{{item.contents}}

      {{item.add_time}} 回复{{item.commentCount}} {{item.praiseCount}}

      • {{p.userName}} {{p.replyUser !=""?"回复"+p.replyUser:""}}:{{p.replyContent}}

        {{p.add_time}} 回复 {{p.praiseCount}}

    点击查看更多

    Copyright 2005-2019 版权所有:中华伍氏网 盗版必究 总法律顾问:伍伟良 备案号:粤ICP备19015942号-1 技术支持:鼎硕科技  

    回顶部